EXIT
公園
  • 關閉

松山市政公園

分享
附近
導覽

開放時間:全日
松山,又名東望洋山,古稱“琴山”,以其狀似卧琴而得名。在百多年前,這裡原是一處不毛之地,直至總督羅沙(Tomás de Sousa Rosa)在任期間(1883-1886),才著手在山上大量種植松樹,松山之名,自此不脛而走。
 
倘說松山之名,是描繪其景貌,則東望洋山之稱,就是講述其地勢:為澳門半島內最高的山,海拔91米,東向臨水,憑高制下。
  
松山公園包括山腳山腰、直至山頂的燈塔炮台,環境清幽秀美,素有“市肺”美譽。
  
松山因其地勢,早於十七世紀,葡人就將此地視為重要戰略據點,在山體修建了四通八達的防空洞,在山頂則矗立起東望洋燈塔,燈塔始建於1 8 6 5 年,塔高1 3 米,歷經摧折,仍屹立至今,加上在旁的大炮及教堂,組成東望洋炮台的全貌。
 
到了晚上,山嶺一片漆黑,而炮台處卻洞若觀火,燈塔光射四方、炯炯有神,成為東望洋山異樣的神采。東望洋山所以不同凡響,正在於這座遠東最古老燈塔的點睛。
防空洞遺跡森森
  
漫步在松山的綠蔭下,清風徐來,暑焗全消。山道的曲折迂迴、高低起伏,都成了異樣的神秘。
驚喜往往在不經意間的細看,那藤蔓叢生、綠屏封鎖的角落,樹根盤踞,野花幾點,暗不見日,居然別有洞天:一道鏽蝕的鐵柵門,頑強守衛在洞口。
那是昔日葡人所建的防空洞,細心的話,可以陸續發現其蹤影,而且形態不一:有的如洞穴泉口,修竹幾根,曲傍其外,真似是水落石出處; 有的圓頂壓鎮其上,內裡中空,洞口隱沒其中,遠看頗為奇特,為幽山增添幾分荒涼、又多了幾分詭異和深不可測。
炮台森嚴
 
到松山炮台前,倘若仍有時間,不妨先到炮台底下的防空洞一探,不同於其他洞道的荒蕪,這條防空洞是對外開放的,裡面陳列了以往的一些軍事設備:如發電機、水庫;還有一些生活用品等。轉折的隧道,置身其中,似在參與一場遊擊戰。
 
出了洞,輾轉上石級,圍繞炮台而行,城牆整然,垛孔羅列齊密。走在崎嶇的卵石路上,放眼遠望,白雲深邃無盡,澳門景物盡收眼底。
終至炮台大門,鐵鉤斜置城壁凹口,已覺先聲奪人。進入炮台堡壘中,只見各種形狀的“鐵籠”一列掛開,原來是各種風球形狀的訊號物,以往一旦有颱風襲澳,作為澳門制高點的燈塔,要掛起這些“鐵籠”示警。小室還陳列了不少有關風暴災難的歷史圖片。
燈塔教堂相輝映
總算到達炮台頂了,眼前的,是一律的黃白相間色調,柔和而端莊,分別是燈塔,和依偎在旁的聖母雪地殿教堂。燈塔這個制服筆挺的水手,昂首正立,為今晚照明澳門的任務而待命。大炮向洋傲視,光輝不只昨昔,至今仍在。
 
走進毗連燈塔的教堂,內中安靜祥和。拱形屋頂繪畫精美的壁畫,那是在1996年修復時發現的遺跡,現在依舊迹填補,但有的地方甚至剝蝕斑駁,卻能使遊人看到過往滄桑。據說,這座教堂供奉雪地聖母,以及護衛航海之神,而外面的燈塔則切實以光明照護航道,真正的剛柔並濟、動靜皆宜。
過路風光,尤值銘記
過路匆匆,有留意路上的另一些景物嗎?那石仔路旁的露天茶座,經過不妨停一停,點杯檸蜜、要件西多士,暫且歇一歇。又或者那小型足球場,真正“波地”,那些你追我趕、球來腳往,汗水揮灑的老中青。還有健康徑上的各路跑手,閒時來鍛練比拼。
松山除了是旅遊勝地,也是公園,既有使人駐足良久的歷史悠悠,亦有那活潑雀躍的熱鬧人氣,兩者切不可分,唯有兼顧,才能盡得其美。

參考資料: